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高博和他的三个美人妻女上司】(真实经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fansis9657
2020年5月25日发表于sis001
本站首发
字数:14569

  ps随手写的一篇文章,篇幅很短,肉戏也不算很刺激,写着玩玩吧。罗嗦
的废话就不说了,在文章结尾再说吧。

           高博和他的三个美人妻女上司

  那天应该是一个五月的傍晚,我正在家中闲坐,偏偏国内爆发了疫情,各个
小区都已经封锁不让随便出入。

  五月已值夏日的时节,可这如同闭关锁国的城市状态让我根本无法随心出门
游玩,使得我的心情烦躁不堪。

  老天爷却似乎可以捉弄我,让那负责降雨的龙王大肆挥霍,接连降下几日的
暴雨,阴冷潮湿的天气使得我烦躁的心情更加不堪。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不禁苦笑一声,只好拿起手机,试图找寻一些东西,
可以让我渲泄一下自己多余的精力。

  我把小视频;直播软件;小说;手机游戏一一翻遍,看着那些一如往日的无
趣内容,烦躁的内心丝毫得不到缓解。

  最后终于无可奈何,打开手机里的通讯软件,希望此时也有几个朋友,像我
一样无趣地呆在家中,也好让我有和人说说话的机会。

  我的性子本就比较古怪,心情好的时候希望和人谈天说地,心情不好的时候
又不想理任何人。这说起来并不随和的性子使得我的交心朋友不多。

  也正因如此,我的通讯软件,也并没有几个好友。

  平日里都是些新闻推送,我对此深感厌恶。可是此时我又无可奈何,只好把
希冀抱于这里。

  果然,一如既往的推送新闻。几百条未读信息里,只有自己几个好兄弟将他
们身边的事情简略地向我说了说,我随意翻动了一下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天前发
来的消息,提不起任何兴趣。

  唯独有一条信息,让我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停止在上面。

  那是我的朋友高博,他今年二十九岁,在上海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

  『他为何无端端跟我说话?』

  我看着他发来的未读消息,颇觉得疑惑。我和高博的关系算不上特别高,仅
仅是见过几次面而已。毕竟他大我好几岁,两个人的圈子也不同。

  可我还是对此产生了兴趣,便试着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之前我还很是犹豫,
心想,若是他此时正忙,来不及接我的电话怎么办?

  我虽说并没有什么要紧事找他,可是他无意间引起我的注意,此时我兴致勃
勃地打电话给他,他若是不接,那可真好像往我刚提起的热乎心劲上浇了一盆凉
水。

  幸好,高博接通了电话。

  听见他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的心情也有了些殷切。两人寒暄了几句之
后,我又觉得无趣起来。

  因为我还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跟他聊的。

  心有不甘之下,试探着问道「好兄弟,你最近身边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么?」

  我心中忐忑不安,希望他能说点有趣的我没见过的事情,来让我提起兴趣。

  高博的声音也很悦耳,我听见他电话里说道「嗨……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就是一天天混日子呗。」

  我的心情顿时灰暗了起来,刚准备应付几句挂断电话,却又听见他说道「
……不过……我把我的女上司给睡了……」

  我心里一抖,若是我此时对着镜子,定然能看见我眼瞳中此时反射出的亮光。
我心中迫切想知道事情细节,可又顿时觉得他是在吹牛,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
假的?你可别吹牛逼了。」

  高博哈哈大笑,回答我「这有什么好吹牛的?你爱信不信」

  我一听便来了兴趣,连忙追问过去「那你倒是说说,到底是怎么个事情?」

  电话那边的高博淡然一笑,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

                ···

  第一个故事。

  『江嫚』

  高博今年二十九岁,他大学期间学的是金融管理专业,毕业之后,自然来到
上海一家金融公司任职。

  工作算不得有趣,时间长了也有一点繁琐乏味。可是好在,企业给的薪酬还
算合理,使得高博在这个物欲横飞的魔都,也有一席的生存之地。

  尽管也有些时候,对于人生会感觉到困惑无趣,可是,人生本不就是这样么?

  那天高博一如往日一样照常工作,看着面前那些熟悉的已经融入自己记忆里
的一张张面孔,默默地叹了口气。

  生活的本质还是乏味平淡,像一壶白开水,毫无滋味,又不可缺少。

  但是这白开水里,有了那么几片茶叶,使得那平淡的味道,有了稍稍的变化。

  那些茶叶,就是自己那些还算漂亮的女同事。

  金融行业除了薪酬福利较好以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工作人员里女性占比
较多。毕竟金融专业的学校,大多数都是文科。在大学之中,女生的数量也远比
男生要多得多。

  这使得工作的环境,也过多或少沾染上了一些脂粉气。

  高博拿起做好的报表,准备去交给自己的女上司。那名女上司叫做江嫚,今
年三十二岁,平日里气质高贵,性格冷淡。

  但是她还是吸引了不少男同事的目光,包括高博。

  因为江嫚的身材,确实很好。虽说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身材并未走样。反
而因为过了哺乳期的关系,她那一对沉甸甸的胸脯,更显得摇摇欲坠。

  而她的臀部,也颇为肥嫩圆润。因为穿着高跟鞋的原因,走起路来一摇一晃,
晃得男人目眩神迷,不得不联想到那肥嫩的大屁股,有着什么样惊人的绵软。

  虽说她并不是很纤细苗条,腿上有一些肥嘟嘟的软肉,但是这更使得她平日
里穿着黑丝袜的丝腿显得肉欲十足,那黑丝的透明丝料包裹在她丰满的腿肉上,
撩动着男人的心神。

  这样前凸后翘,肉乎乎的身材,对于已经尝过性爱滋味的男人来说,有着致
命的吸引力。

  高博知道不少男同事都对着女上司有着或多或少的猥琐想法,都想找机会靠
近她一亲芳泽。可是江嫚那冷淡的性格,却将那些躁动不堪的男人们拒之门外。

  而且她也已经是有了两个孩子的妈妈,不再和那些刚毕业的小姑娘一样好骗。
根本不是说说情话,献献殷勤,再死皮赖脸地缠上就能得手的女人。

  高博脑海里正想着一会要见到的那名女上司,脑子里第一印象却并不是她那
白皙的脸蛋,而是那颤巍巍的大屁股,和那肉感十足的黑丝美腿。

  刚走到电梯里,背后突然撞上一个软绵绵的躯体,一个纤细的声音响起「哎
呀!」

  高博吓了一跳,刚想转过去问问那人是否撞疼了,回头一看却是自己的女同
事林芬。

  林芬刚才急匆匆地准备把手里的档案交付给领导,刚跑到电梯外,就看见那
电梯门正在缓缓关合,连忙快跑了几步,趁着电梯门还没彻底关上的时候钻了进
去,却不想到正有一个人也刚进入电梯,一下撞在他的后背上。

  她刚才心急,又怕那电梯门把自己夹住,一时间跑得有点快,和那人撞了个
结结实实。

  高博方才只觉得后背上一阵绵软滑弹的感觉,倒是撞得自己不痛不痒,还颇
为受用。回头一看是漂亮的林芬,顿时笑着说道「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林芬缓定心神站稳身子,见是高博,也笑着回答道「我要去赵总的办公室,
把这东西给他。」她说着晃了晃手里的档案夹,示意高博注意到那物件。

  高博「哦」了一声表示知晓。随着电梯缓缓上升,高博随意地和林芬交谈着。
漂亮的林芬性格也很是活泼,在公司里很受欢迎,高博自然也喜欢和她交谈。

  两人一起共事了多年,感情也相处得十分融洽。平日里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
很是亲切。两人说着有的没得笑话,林芬被高博那幽默的谈吐逗得抿嘴娇笑。有
时高博说些调笑的暧昧话,林芬也会朝他翻一个娇俏的白眼。

  两人越说越投缘,高博离她也越来越近,鼻子里闻到她身上那迷人的香粉味
也越来越浓。又在一句无意的调笑话后,林芬被他逗得又好气又好笑,伸出白嫩
的手打了他一下。

  高博一边躲闪,一边不敢示弱的回击,伸手在林芬那翘翘的被ol裙包裹的
大屁股上拍了一下,一阵绵软滑弹的触感传进手里。

  林芬又羞又气,脸颊飞红,伸手不停地打着高博。高博坏笑着躲到一旁,林
芬只好气鼓鼓地看着他。

  可是那目光中,并没有被轻浮对待的鄙视,而是又娇又俏,美目流波。

  高博心中洋洋得意,他和林芬的关系十分要好。这种毛手毛脚的举动也不是
第一次,有时林芬刻意逗他,也会搂着高博的胳膊,用那软嫩嫩的胸脯轻轻蹭他
几下,蹭的高博胳膊绵软滑嫩非常,销魂的要命。

  在这暧昧的气氛中,电梯也到达了林芬正要去的楼层。林芬和高博告别一声,
踩着高跟鞋「蹄蹄哒哒」地朝领导办公室走去。

  高博看着她那随着步伐摇晃的肥嫩臀部,将黑色的ol裙撑得弧度圆润,一
摇一晃之间尽显女人的风情魅力。

  吸了一口气,电梯门再度合上。高博静待着电梯抵达自己要去的楼层。

  轻车熟路地走到江嫚的办公室外,礼貌地敲了敲门,办公室里传来江嫚的声
音「进来吧」

  高博应声推开门,朝江嫚礼貌客气地问好了一声。江嫚淡然点了点头,神情
依旧是那样高冷。江嫚接过高博递过去的文件,认真地检阅上面是否有需要整改
的地方。

  高博趁着此时端详着江嫚的面容,她面容还算悦目,皮肤白的有点不可思议。
白嫩的脸蛋上五官娴静,神情冷淡的甚至有些严肃。

  只可惜她那身材被办公桌挡住,看不见她此时坐在沙发椅上下身的样子,更
看不见那两腿此时是否交叠在一起的黑丝美腿。高博心里暗暗唏嘘,只好把目光
偷偷移转到江嫚那沉甸甸的胸脯上。

  透过ol衬衫的胸襟开口,依稀能看见里面有一道呼之欲出的乳沟。那两团
看上去就滑嫩非常的乳肉被衣襟遮挡,只能窥视到极少肌肤,但还是能清楚看到,
那双乳挤压在一起的肥嫩嫩模样。

  高博正偷瞄着那勾人春光,江嫚的办公桌上电话忽然响起,她伸出同样白嫩
的过分的肉嫩小手,接起电话,和里面的人交谈了几句。

  「我要去开个会,你在这里等我,大概一个小时后回来」

  高博只听见江嫚放下电话,就对自己这样说道。便连忙应声道「好的,嫚姐
您去吧」

  江嫚连理都没理,只是从沙发椅上提起自己的外套,一边往身上穿着,一边
朝外走去。高博对于江嫚的高冷态度也习以为常,转身坐到另一个沙发上,静心
等待着。

  等的心中无聊,高博忽然看见那办公桌旁地板上放着一个鞋盒。微微敞开的
盖子里隐约可见一只黑色的纤细鞋子,看上去像是高跟鞋。

  『那是嫚姐的高跟鞋么?』高博看着那鞋盒,脑海里忽然浮现江嫚那双黑丝
美腿,随着走路时候大腿上的肥嫩美肉微微颤动,颤的自己心里有点发痒。

  那女人丰满身躯上包含的女人风情,像是一道无形的风,撩拨着高博的心头,
又渐渐朝那鞋盒飘去。高博犹豫了一会,想到江嫚临走之前说自己一个小时后才
回来,不由自主地朝那鞋盒靠近。

  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高博双手往那鞋盒上摸。鬼使神差之下,他
已经蹲在鞋盒旁边,将那鞋盒盖子轻轻打开。

  一双尖头的黑色高跟鞋,逐渐浮现在他眼中。

  高博伸手拿起其中一只,放在眼前端详着。那纤细的鞋身,挺翘的曲线,仿
佛就是女人魅力的代名词。他看得越是认真,脑子里那江嫚随着走路摇晃的硕大
屁股就越是清晰。

  看起来,这双高跟鞋是江嫚新买的,刚到手不久。鞋盒里还放着价格的标签。

  高博把高跟鞋放回盒中,重新坐回沙发上。安心等待着江嫚的回来。

  可她才刚刚出去几分钟。距离她交待的时间,还有很漫长的一段过程。高博
坐在沙发上无趣地翻着手机,眼中看着那些推送新闻,脑中思绪里却不由自主地
又朝那高跟鞋飘去。

  只要一想到那双黑高跟,就能连带想到江嫚那前凸后翘的丰满身躯,从她那
沉甸甸的胸脯一路向下想去,直到那一双黑丝美腿。

  那黑丝美腿在自己脑海里缓缓摇动,迈出的步伐上包含的肉欲撩人心魄,那
被ol裙包裹的肥嫩屁股,一摇一晃的也愈发清晰,让高博的腹下无法克制地升
腾出一片欲火。

  颤抖着将手伸进自己的裤裆,摸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阴茎,阴茎上的包皮被手
指肌肤接触,传来的微微柔软。高博的内心瞬间像沸腾的油锅,随着那第一滴油
花的溅起,整个心都开始躁动的滋滋作响。

  手掌渐渐握住自己的阴茎缓缓撸动,脑海里又想起江嫚那肥嫩的奶子和屁股,
仿佛她此时正被自己压在身下,自己的双手尽情蹂躏着她的娇躯,在她那一定是
滑嫩湿热的美乳和美臀上尽情揉搓。

  脑海里的淫秽画面一旦浮现,阴茎就变得更加肿胀。那丰膄得色欲满满的身
材,轻摇柔晃的肥嫩大屁股,和那随着走动一颤一颤的黑丝美腿。高博仿佛感觉
那高冷的女上司,此时就被自己骑在身下,任凭自己疯狂地操弄着。

  脑海里的江嫚正咬紧牙关,脸色潮红,无力抵抗着自己不停的抽插,嗓子里
发出沉闷的呻吟声。高博撸动自己的阴茎,再度朝那鞋盒走去。

  拿出其中一只黑色高跟鞋,放倒鼻前。一股皮革混合得味道充斥进高博的脑
颅,似乎闻到了那江嫚黑丝肉脚上传来的肉香和汗味。

  「嘶……啊……」高博吸了口低沉的粗气,裤子褪到屁股下,将阴茎对准那
高跟鞋的坚硬鞋头,将一股浓精射泄进去。

  浓郁的腥味从高跟鞋那厚实的鞋头传来,高博吸了口气,将鞋盒里的棉纸团
塞进高跟鞋,再将它放回鞋盒里。重新把鞋盒掩好,看上去没有一点动过的痕迹。

  射精之后,身体传来丝丝的空虚和乏力。高博坐在沙发上安心等待,江嫚的
回归。

                ···

  一条下午,高博刚开完会,脸上满是烦闷。

  自己刚刚得到消息,公司安排他出差,这个消息对于高博来说实在是有点强
人所难。

  虽说同行的是江嫚,可是那有代表什么呢?难道自己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起,
就能发生点什么故事么?

  那女人已经结婚生子,平日里又冷淡的生人勿进。高博默默叹了口气,对于
即将到来的出差,没有半点兴趣可言。

  不光是舟车劳顿带来的烦闷,还有将要前往的那个陌生城市,各方面都比不
上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魔都来的顺心如意。如果可以选择,高博完全希望自己
能在公司里安心呆着。

  毕竟,这里的空调吹着凉爽的风,工作的氛围也丝毫感受不到压力。

  身边那要好的男同事知道高博将要出差,幸灾乐祸地取笑着他,使得高博烦
躁的心情更加烦躁。

  尽管那男同事话里话外无意地提着自己将要和江嫚一起出发,满嘴说着自己
艳福不浅。可是两个人心中都清楚,根本是不可能发生任何香艳的事情的。对于
男同事那满口花花,高博只得在心里暗骂,大家都不是傻子,骗谁呢?

  可是自己又能怎样呢?出差的事情已成定局。

  第二天,高博就和江嫚坐上了飞机。来到那个在此之前和自己人生毫无半点
关联的城市。跟着自己的女上司去和客户交谈,亢长罗嗦的对话使得高博心力交
瘁。等到客户把事情巨细都了解清楚,自己从他家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
覆盖上深蓝的夜色了。

  高博和江嫚去公司安排好的酒店准备休息,一路上江嫚依旧是神情淡漠,不
多言语半句。这让高博不禁想到林芬,若是她和自己一同出差,她那活泼开朗的
性格定然会让这趟旅途更有趣味一点。

  不像是和江嫚,两人如同两个陌生人一样。

  回到酒店,高博走回自己的房间,扑在那洁白的床铺上,用力舒展着身体,
以缓和自己身上的疲乏。烦躁无趣的出差终于过去,自己明天就可以回到那熟悉
的生活多年的城市了。

                ···

  江嫚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将黑高跟脱掉,揉着自己格得生疼的脚趾。

  黑丝包裹的脚趾被自己软嫩肉手轻轻揉捏,那疼痛感消散了许多。江嫚眺望
着窗外,看着那陌生的街景。

  尽管那窗外的繁华城市也是灯火辉煌,道路上车流不息。一条条街道因为那
闪亮的黄炽路灯变成一条条发着光的大路,显得格外繁华明亮。

  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可是江嫚的眼中,只有那无边的深蓝得发黑的夜空,那陌生的大街小巷,让
她空虚的内心更加感到冰冷。

  自己和老公结婚多年,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算得上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可是自从第二个孩子生完,自己和老公的感情就明显出现了裂痕。

  是什么原因呢?江嫚也摸不透老公的心思。是在一起久了,终究厌烦了么?
还是他看见了自己生孩子的过程,对自己的身体再无兴趣了?

  不知是何原因,唯一清楚的,就是老公再没碰过自己了。

  工作的压力如此繁琐,夫妻感情又不见缓和。江嫚终究是一个女人,需要自
己丈夫的关怀和疼爱。

  可是自己也不是小女孩了,早就过了热恋期。还怎能奢望,老公会像刚谈恋
爱时候一样,对自己满是柔情蜜意。

  或许他在外面,已经有别人了吧?

  江嫚叹了口气,不敢再往下想,也不想再往下想。自己平日里的压力已经压
得自己喘不过气,回家又要面对那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自己态度冷淡的丈夫。

  何必再庸人自扰,自己给自己找无趣?

  生活,不管怎样,不还是要继续过下去?

  夜越发深了。

  江嫚躺在床上,无趣地看着那酒店电视里播放得综艺节目。忽然觉得肚子有
点饿了,才想起来自己下午还没吃东西。

  刚想穿上外套,出门去找点吃的。可是又一想到,此时已经这么晚了,自己
一个女人出去,终是觉得那黑暗有点可怕。

  可怕的,让自己空虚的内心倍感煎熬。

  忽然想起和自己一同前来的高博,不知道那个年轻男人是否吃过了饭,江嫚
想了一下,朝高博的房间走去。

                ···

  高博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等待睡意的到来。

  忽然听见有人敲门,高博本想不去理会。可是自己又毫无睡意,在床上翻了
个滚,还是拖着身体朝门口走去。

  打开门,高博顿时愣住。江嫚正在站门外,神情依旧是那么淡然高冷。

  「我正要下楼去吃饭,你吃了没?没吃就一起去吧」江嫚淡淡地说道。

  高博怔了一下,想到自己确实还没吃晚饭。此时外面时间已经步入深夜,虽
说大多数饭店都关上了门。但是吃点宵夜,也足以填报肚子。

  便回答道「好,那咱们一起去吧」

  江嫚点了点头,等高博把自己的外套拿上,再关好房门,两人一同朝楼下走
去。

  按时间来说,已经快要到了第二天。但是按生活来讲,此时的夜晚,才很漫
长。

  两人找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干净的大排挡,坐在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各自点
了一些东西,准备填报自己的肚子。

  高博吃着那卖相并不算有多精美,但是味道却丝毫不差的宵夜,无意间瞟过
江嫚的脸,看见她目光中似乎满是忧郁。

  怔了一下,高博柔声问道「嫚姐,你心情不好么?」

  江嫚此时正在想什么呢?

  她方才默默吃着那宵夜,心中若有所思。

  夜晚的空气有点清冷,扫过身体传来丝丝寒意。使得自己空虚的内心,更添
几分寂寥。

  听见高博这么问,江嫚随口答道「是啊……我心情很差。」

  高博一怔,见江嫚欲言又止,心中也浮起一丝落寞。

  谁,又没有心事呢?

  但是作为一个成熟的人,既然对方不主动提起,又何必再问,何必再让她对
那伤心事投入更多的精力呢?

  高博默默地吃着宵夜,身后那些醉醺醺的人吆五喝六的声音此起彼伏。高博
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要不嫚姐,我陪你喝点酒?这样心情会不会好一点?」

  江嫚听见他的提议,心想『也好……自己平日里已经足够烦闷,为何还要如
此委屈自己,不如让那些伤心事都随酒入喉,咽到肚子里吧』

  便点了点头,答道「嗯……那就买一些酒吧。」

  高博起身去拿了两瓶酒,打开瓶盖递到江嫚手里。江嫚接过去对准红唇,将
清冽冰凉的啤酒一饮入喉。

  甘甜清冽的啤酒下肚,身体里也清清爽爽了许多。江嫚越喝越快,不一会已
经将一瓶酒喝的精光。

  脑袋里微微传来酒精的眩晕感,江嫚的心情却更加忧郁了,想到自己那已经
毫无温暖的家庭环境,心里越发的空虚无助。

  自己也是个女人,自己不需要人关怀么?

  为何丈夫,就不能体贴自己,和自己多温存温存呢?

  江嫚越想越是苦楚,又去拿了几瓶酒,一杯接一杯地灌进肚子里。

  一旁的高博看着江嫚那画着淡妆的脸上满是黯然,目光之中已浮出憔悴,心
里也暗自神伤。

  人生在世,谁又活得容易?

  两人越喝越多,逐渐身体开始传来酒劲带来的燥热,身体也逐渐绵软无力。
相互搀扶着结了账,再搀扶着回到房间。

  高博将江嫚轻轻扶到床上躺好,看了她身上穿着的ol装,迟疑了一下没敢
造次,只是把她的高跟鞋脱掉。

  鞋子从手里拿掉,无意间碰到她的黑丝肉脚,一阵丝滑温热的触感传来。高
博的心猛然一颤,那酒精带来的燥热更加奔腾。

  连忙吸了口气,将被子轻轻搭在江嫚的身上,准备离去。

  江嫚的手忽然抬起,紧紧地抓住高博的手。高博怔了一下,转头看去,江嫚
脸蛋因为酒精变得陀红一片,正在小声抽泣着。

  高博听着她那若有似无的抽噎声,缓缓地蹲在床边,侧耳听去,听到江嫚嘴
里模糊不清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对我好点……你是不是……外面有
人了?……」

  高博心里一颤,知道江嫚已经喝多,她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丈夫,叹了口气准
备把江嫚的手放回她的身边。

  忽然心里一抖,猛地转头看向此时已经神志不清的江嫚,高博只觉得体内那
酒精带来的燥热越发升腾浓郁,好像直往自己的腹下窜去。

  『她……她喝多了……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高博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呼吸越发的急促炙热。手颤抖着朝江嫚身上那洁白
的被子移去。

  被子一点一点从她身上拉开,江嫚没有丝毫反应,仍是醉醺醺地说着胡话。

  高博胆子越发地大了起来,身体缓缓朝着床铺倾斜,注视着江嫚的反应。这
个丰满的女人,此时已经闭上双眼,白皙的过分的脸蛋已经泛起迷人的陀红,像
是羞怯时候那女人的模样。

  高博已经爬到她的身上,伸出的手臂剧烈颤抖,试着落在江嫚那肥嫩宏伟的
胸脯上。

  「嗯~ ……」

  江嫚感觉一个炽热的手掌覆盖在自己乳肉上,呢喃着发出一声沉闷却诱人之
极的低喘。

  高博的心剧烈一颤,胯下的阴茎顿时暴涨。

  自己的手掌,已经覆盖到那软滑肥嫩的乳肉上,即便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
那滑嫩的弹性,和湿热的体温。

  他试着加大力度,隔着ol衬衫轻轻地揉弄那肥嫩硕大的奶子,江嫚的喘息
愈发明显,一道道低闷的娇喘,传入高博的耳中。

  那压抑的娇喘,疯狂刺激着高博的内心,高博兴奋到无意附加,自己终于,
摸到了这名高冷丰满女上司的奶子。

  入手一片滑嫩,使得高雨那不安分的内心更加激动,试着摸向江嫚的腰间,
把她的ol裙子轻轻挑在手指上,缓缓往下拽去。

  布料摩擦过肌肤,传来丝丝薄薄的微萦声响。醉醺醺的江嫚已经昏迷意乱,
只觉得好像有一个人在脱自己的裙子,低声倾诉着「老公……你……你肯要我了
么……」

  高博不敢发出声音,尽管自己的心怦怦狂跳,都要脱胸而出,可他哪敢将江
嫚知道此时脱她裙子的不是她丈夫。手上便继续用力,将那黑色包臀裙轻轻拽下,
沿着江嫚的双腿脱掉一旁。

  那黑丝包裹的肥嫩臀肉,此时就露在高博的眼中,泛着浓浓的肉欲魅力。高
博摒息凝气,再度将手指伸向江嫚的腰间,将那黑丝从她软嫩的腹间轻轻扯下。

  丝滑的丝袜面料,贴着白皙无比的肌肤缓缓褪掉,露出那有些赘肉的小腹,
和那肥嫩丰满无比的细嫩臀部。高博看着那肥颠颠的臀肉,心里酸痒得好像流水。

  江嫚的下身,仅剩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了。高博咽了口唾液来缓和一下干涩
的要冒火的咽喉,抬头看了江嫚一眼。

  那个丰满的高冷女上司,仿佛完全不知道她下身已经没有了裙袜的遮挡,仅
剩一条丝薄的内裤来阻碍男人看向她肉穴的目光。

  高博深吸一口气,将那黑色内裤也缓缓拽下,终于露出,那竟然已经有些湿
润的肉穴。

  那肉穴两旁的色泽已经沉淀的肉瓣上好像有点亮津津的黏稠液体,高博三下
五除二地把自己裤子脱掉,将已经高翘的阴茎对准江嫚的肉穴,轻轻插了进去。

  阴茎顿时被一种湿滑温热的肉感包围,那肉洞实在娇嫩细滑,又温热无比。
高博心里不停地剧震,自己居然真的,插入了那已经是别人妻子的高冷女上司的
肉穴里。

  「嗯~ ……嗯~ ……嗯~ ……快……给。我……快……给……我……」江嫚
心魂俱散中,只觉得自己的肉穴里好像插入了一个热乎乎的肉棒,那充实饱满的
感觉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享受到,顿时急促地娇声喘息着。

  高博深吸一口气,仿佛自己置入梦境。可就算是梦境,他也不想停下来,连
忙晃动腰胯,将阴茎反复抽送进江嫚的肉穴,抽插着享受那湿滑温热的肉裹感觉。

  『我……我居然真的在操嫚姐』

  肉体上的快感和精神上的刺激同时到达极点,高博看着这美丽的女上司,胯
下晃得飞快,插的江嫚肉穴「噗噗噗噗」地响起黏稠的水声。

  晕眩中的江嫚,只觉得自己终于得到期盼已久的那种快感,嗓子越发的放松,
嘴里的娇媚淫叫声也越来越大。

  「哦~ ……哦~ ……好舒服~ ……好舒服~ ……快点~ ……老公快~ 点操我
……哦~ ……舒服死了~ ……」

  高博听着她的淫叫心里更加酸痒难忍,疯狂地摇动屁股,阴茎接连不断地插
入江嫚那愈发潮湿黏滑的肉穴。

  「老公~ ……哦~ ……你快操我~ ……你终于……终于想起我了……」江嫚
娇媚地呻吟淫叫着,将眼睛缓缓睁开,想看看老公的面容。

  可当睁开眼睛,瞬间的恐惧和震惊同时传来,那身下正操弄着自己的男人,
居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那个男下属高博!

  「哦~ ……怎么……怎么是~ 你……啊~.啊~ 啊~ 啊~ ……你停下……你快
点停下……」江嫚又惊又慌,想要挣扎着从高博身下逃开,可是高博已然插的尽
兴,怎可能让那快感停下,连忙抱紧江嫚,喘息着说道「嫚姐……嫚姐我喜欢你
很久了……你就给我吧……」

  「你~ ……不~ ……啊~ 啊~ 啊~ ……不~ 行……啊~ 啊~ 啊~ ……你~
……」江嫚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是那阴茎插的自己快感实在太明显,身体居然
不由自主地有了回应,屁股居然不听话地迎合着高博的抽插。

  高博感受她身体的反应,伸手前搂她的娇躯,用力地揉着那一对肥嫩的大奶,
喘息着说道「嫚姐……嫚姐你流的好多水……就给我吧……我想操你很久了…
…」

  『我……我不能……可是……可是真的好舒服……』江嫚被那快感弄得头晕
目眩,酒精好像又在体内翻腾,那阴茎抽插自己肉穴的感觉太过于充实,一波一
波的快感翻涌进身体。

  「你~ ……你操~ 我吧……啊~ ……啊~ ……好舒服~ ……你快点操我~
……快操我~ ……哦~ ……啊~ 啊~ 啊~ ……」江嫚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能说
出这种话来。

  高博心里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见的话。可又顿时回过神来,心想
『原来嫚姐这么骚』,那想法一出现,自己的阴茎就更加酸胀,双手用力地隔着
衣服揉搓江嫚的肥嫩大奶子,屁股死命地往她软嫩丰满的大腿上撞。

  随着快感一点一滴的积聚,江嫚的回应也越发热烈,双腿紧紧夹住高博的腰
肢,娇媚入骨地淫叫着「高博~ ……高博你操的~ ……操的真舒服~ ……操的姐
舒服死了~ ……哦~ ……啊~ 啊~ ……你快点操姐~ ……姐要高潮了~ ……」

  江嫚嘴里淫叫着,突然猛地仰起上身,将高博一下扑到在床上,屁股紧紧压
着高博的胯骨摇动,用自己的肉穴反复套弄着高博的阴茎。

  「好爽~ ……啊~ ……好爽~ ……你怎么不早点来操姐~ ……好爽~ ……以
后姐天天给你操~ ……啊~ ……快用力~ ……快用力操我~ ……」

  高博搂着江嫚的肉乎乎的软嫩腰肢,看着这平日里高冷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美
人妻女上司,完全想不到她做爱的时候居然如此骚浪,那还会停下片刻,腰胯拼
命地朝上挺动,阴茎插的江嫚那潮湿黏泞的肉穴「咕叽咕叽」作响。

  「好爽~ ……高博你的鸡巴好~ 大……啊~ ……啊~ ……操的姐舒服死了~
……」

  高博听着身上奋力摇晃着屁股的江嫚那骚浪的淫叫,再也忍不住,马眼一酸,
鼓鼓浓精射进她的肉穴里。

                ···

  窗外的夜色阑珊。

  而这个城市里,一个酒店的一个房间内,正在上演着香艳淫秽之极的肉戏。

  一个丰满的美丽妇人,正在像狗一样撅起屁股跪在地上,肥嫩硕大的两团奶
子随着身体的摇晃泛起一阵一阵肉欲的波涛,白皙的细嫩肥臀也在不停晃动,迎
合身后那个男人的抽插。

  这已经是高博今晚操江嫚的第四次,两人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姿势,最后还是
让江嫚穿上了黑丝,像狗一样跪在地上高高撅着屁股。

  高博一边疯狂地挺动腰胯,将阴茎一次又一次插进江嫚的肉穴里,伸手用力
抽打着江嫚那肥嫩硕大无比的臀部,淫笑着骂道「骚逼……操得你爽不爽?」

  江嫚的脸上已经是一片潮红,用力地摇晃着屁股娇声回应道「好爽~ ……啊
~ 啊~ ……好爽~ ……高博的你鸡巴真大~ ……操得我爽死了~ ……」

  高博现在有点庆幸自己和江嫚一同前来出差了,若没有这个机会,他难能想
到,自己那高冷的女上司,在做爱的时候居然如此骚浪入骨。

  他不知道用了多少个淫靡的性爱姿势,将腥臭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射进这高冷
的女上司体内,又感觉自己快要到了射精的关头,胯下便放缓动作,抽插的同时
微微站起身体,最后骑在江嫚那肥嫩无比的白皙屁股上,死命地将屁股往她腹下
撞击,将阴茎深深塞进她的肉穴里。

  「骚逼……骚逼……操死你……看你现在的骚样……我还以为你有多高冷
……就是一条骚母狗……」高博淫笑着疯狂操弄着江嫚,嘴里用最下贱的话羞辱
着这名丰满的人妻女上司。

  「操我~ ……操我~ ……用力操我~ ……」江嫚已经被那性爱的快感昏迷了
心智,媚笑着晃动自己的肥嫩屁股。···

                ···

  那天正值傍晚,江嫚下班了在家里做菜,她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好像轻松了
不少,做着菜的时候有时还会轻轻哼着歌。

  他的丈夫对此毫不关心,反而觉得妻子最近和他的态度没有那么僵化了,倒
也乐得安心。

  可他又怎能想到,自以为那贤惠的妻子,其实已经和公司里一个男下属偷情
了好多次,那男人什么样的姿势,在她妻子身上都试了个遍。

  而一切,都从几个月前那次江嫚的出差开始。

  「我下楼买袋盐……」他听见江嫚对自己说道,随口应了一声,转头继续看
着电视。

  而他漠不关心的态度,又怎会注意到,自己的妻子就去买袋盐,为何在卫生
间里待了那么久,为何又要换上风衣?

  高博正等在楼下的小区内,他已经等了许久,看见江嫚终于从楼道里走出,
淫笑着说道「骚货,穿上了没?」

  江嫚脸色通红,警惕地四处打量着附近环境。

  高博看她的反应,连忙笑着说道「我都看过了,快点把外衣脱开,让我看看
你的骚样子。」

  江嫚那白皙的脸蛋红的滴血,伸手轻轻拉开自己的风衣,露出里面的穿着。

  一件丝薄透明的黑丝情趣内衣,包裹着她赤裸的身体,那肥嫩的奶子和宽嫩
的胯部,被那丝薄的丝料包裹的格外撩人淫靡。

  高博看着那黑色风衣下,居然有如此淫秽骚浪的香艳景色,满意地笑了。·
··

               第二个故事

  『林芬』

  那天应该是一个下午,天气应该也一如既往的晴朗。

  而那空气,也应该是一如既往的湿润柔和。

  林芬走在公司的走廊里,随着步伐摇晃的包臀裙,轻轻晃动一抹一抹的诱人
风韵,使得不少炽热的异性目光,在那肥嫩嫩的屁股上窥视。

  她正要去江嫚的办公室给她递交报告。等到走到江嫚的办公室内的时候,却
不见江嫚的人影,反而是高博正坐在她的沙发椅上。

  「嫚姐呢?」林芬笑着问道。

  高博的脸上似乎有点拘谨,回答的话也很是迟疑「她……她刚才出去了,你
是来交材料的吧,放沙发上就行。」

  林芬笑了笑,将那报告放到沙发上,正要往外走,忽然心中有点奇怪,转头
朝高博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高博那好像刚刚放松下的脸色顿时又紧张起来,连忙答道「我……我刚才帮
嫚姐找东西来着」

  林芬笑了笑,转头离去。

  高博长呼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那正被湿热软嫩的口腔包裹的阴茎,淫笑
道「她走了,你快出来吧。」

  蹲在地上的江嫚将正含在红唇里的鸡巴吐出,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

                ···

  这几天林芬的心情不太好。

  可能是工作的压力?又可能是丈夫对自己的态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
得冷淡了呢?

  林芬也不知道自己的压力究竟来自于哪里,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放松一下了。

  这天终于下班,自己的丈夫今天不回来吃饭。林芬正收拾自己的东西,忽然
看见高博也还没离开,便笑着说道「高博,今天你有事么?没事的话我们一起去
唱歌好不好?」

  高博听见她这么说,便也笑着回答道「好啊,你今天怎么想去唱歌了?」

  「哎呀……最近几天有点累了么,需要放松一下。」林芬笑了笑,神情一如
既往的欢脱。

  两人达成共识,从公司出来,便直接叫了辆车,前往那家常去的歌厅。

  轻车熟路地定了个房间,随便要了几瓶酒,毕竟是最低消费,你买不买都得
付钱给人家老板,还不如要几瓶自己喝的对口的啤酒。

  走进了包间,等服务生把准备工作都处理好,毕恭毕敬地离开。高博和林芬
两人也投入到尽情唱歌的自由和快乐之中。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晚了,两人也有点尽兴,便坐在沙发上安心地放松身体,
闲聊着平日发生的事情。

  两人私交一直甚好,高博在平日工作的时候也多多少少帮助过林芬。林芬自
然对他很有好感,聊的格外亲热。

  酒精渐渐开始上头,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高博看向林芬那深情的目光,似乎有些迷离,心里一痒,斗胆问道「不去
……我们换个地方再喝点?」

  林芬娇声笑了笑,脸蛋也因为酒精泛起红霞,听高博这么说,不知道是想逗
逗他,还是被酒劲壮大了胆量,搂着高博的胳膊用软嫩的胸脯轻轻蹭着他,问道
「行啊,去哪喝?」

  高博只觉得自己胳膊上痒痒滑滑,心中一荡,提议道「不去……去酒店吧
……」

  林芬一怔,顿时沉默在原地。

  高博见她忽然沉默,心里一惊,连忙笑着想把话题移开,可是又忽然听见林
芬说道。

  「好啊……」

                ···

  「你不要叫的这么大声吗,隔壁会听见」

  高博淫笑着对身下赤裸的女人说道,他此时也浑身赤裸,胯部正常不停耸动,
将阴茎抽插在身下这个白白嫩嫩的女人的肉穴里。

  「啊~ ……啊~ ……啊~ ……哦~ ……哦~ ……啊~ ……啊~ ……,舒服死
了~ ……,啊~ ……啊~ ……哦~ ……哦~ ……」

  林芬的脸蛋潮红一片,嘴里的淫叫声却丝毫没有半点收敛。

  高博淫笑一声,看着这名做爱的之时淫叫声格外响亮的美丽人妻,腰下挺动
的更加厉害了。

                ···

  第三个故事。

  『张兰』

  「高博,你一会送张姐回家好吗?」

  高博转头看向那对自己说话的男人,奇怪地问道「为何是我送呢?」

  那男人笑着说道「废话,我们都喝酒了,怎么开车,你一直没喝酒,不是你
送谁送?」

  高博恍然大悟,笑着答应了。

  今天是公司的聚餐,高博这两天的胃不太好,便没有和同事们一起喝酒。

  同事们知道了他身体有恙,也没有刻意劝酒给他。

  毕竟,公司聚餐参加的人还是挺多的,不喝酒的人也挺多的。除了几个领导
被灌得有点多以外,其他人倒还算正常。

  高博搀扶着张兰走到自己的车上,扶着她坐好在副驾驶上,朝着张兰说的小
区行驶而去。

  不多时,就到了张兰的家里。

  高博掺着张兰,帮她打开了家门,迎面见到一个中年女人,好奇地问道「张
姐……她是?」

  那中年女人和善地笑了笑,回答道「我是保姆,来帮忙看孩子的。」

  「哦……那请你叫他丈夫来,张姐喝多了。」高博对那保姆说道。

  「不用了,他不在家,你扶我进去吧」身边的张兰忽然开口说道。

  高博怔了一下,但还是连忙答应道「好,那张姐你慢点。」

  他搀扶着张兰朝卧室走去,另一间房间里好像传来小孩的哭声,那保姆连忙
朝哭声响起的方向跑去。

  这边高博已经将张兰扶到床上。张兰说自己口渴,高博便赶忙去倒了杯水,
递给她喝着。

  随着两人的交谈,高博才知道,原来张兰的丈夫常年在外,平时只要那个保
姆和两个孩子和她在家。张兰的性格也比江嫚要活泼开朗的多,两人有一句没一
句的聊着。

  提到了自己丈夫常年在外,张兰的心情忽然有些忧郁,不由自主地和高博多
说了很多,高博也贴心安慰着。

  两人的对话越来越温柔,目光也越来越暧昧。

  高博看着她那修长的身材,那一双白皙修长的大长腿,如同两根藕茎一样光
洁,胸脯和屁股也都挺挺翘翘,身材很是姣好。

  张兰的脸蛋离他越来越近,两人不知不觉间,双唇已经吻到了一起。···

                ···

  高博的故事已经讲完,我放下电话,缓缓走到阳台外的阁楼。

  此时外面已经是夜色阑珊,这个生活节奏缓慢的二线城市,像是那环绕着整
个城市的江水一样悠然闲和。

  通过高博的只言片语,我大概了解了他说经历那几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虽然他说的很是简略,但我似乎依然能看见,远方那几个孤独的寂寞女人的
身影。

  女人,终究还是需要关怀的生物。

  我看着远方的天空笑了笑,转头走向那桌子上的电脑,敲击着键盘。

  高博的故事,并没有过多故事性可言,我也并不是很能提起兴趣把它写成一
篇多么精彩的文章。

  但是所幸我这两天闲的无聊透顶,自己之前更新的一篇小说也渐渐偏离了自
己一开始的主题方向。这些天我准备休息一下自己的心神,可是又显得无聊。

  我顿时脑海一亮,心想,反正我如此无趣,为何不把高博的故事随便写成一
篇简短的文章呢?

  我心想至此,手下敲击键盘的速度也愈发加快。

  对了,叫什么名字呢?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想了一会,然后重新敲击着键盘。

  不如就叫,高博和他的三个美人妻女上司吧。

  后记:为何要写这篇文章呢。其实就是闲的无聊。

  本来小弟是正在更新另一本小说的,但是最近心情并不是太好,就暂时停笔
了。

  而这篇文章,也就是我一个朋友身上发生的事情。

  这其中是真是假,我也属实难以确认,也不想确认。

  反正大家看个乐吧。如果有人有比较好的题材,或者是想法,也可以私信我
或者留言。

  我觉得有趣的话,也会尝试着写一下。对了一切无偿,只要您的题材和构思
能打动我。

  最后呢,把我自己的小说也放一下吧,如果有读者老爷有兴趣的话,来看看
我也自然是欢迎的。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