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寄印传奇】无绿改编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orchid326
2021/09/26发表于: sis001
字数:10,540 字

            第八章:母亲床上撸鸡巴

  从未感到过一个暑假竟如此漫长。曾经魅力无穷的钓鱼摸蟹几乎在一夜之间
被所有人抛弃。每天中午我都要偷偷到村头水塘里游泳,几十号人下饺子一样扑
腾来扑腾去,呼声震天。游累了我们就躺在桥头晒太阳,抽烟,讲黄色笑话。

  暖洋洋的风拂动一茬茬刚刚冒头或正在迅猛生长的阴毛,惊得路过的大姑娘
小媳妇们步履匆匆。有次房后老赵家的媳妇正好经过,我赶忙跃入水中。她趴到
桥头朝下面喊,「林林你就浪吧,回家告诉你妈去!」

  水里的一锅呆逼傻屌们轰然大笑,叫嚣着,「有种你下来告!」我却已蹲在
桥洞里,半天不敢出来。

  偶尔会有人喊我打球,要么在电话里,要么远远站在胡同口,从没人敢贸然
步入张老师的势力范围。学校组织老师们旅游,母亲也推辞了,虽然不过区区几
千块钱,但我家现在这样实属还是省点好。陆永平来过家里几次,每次都借口送
什么东西,一双小眼骨溜溜地转。而每次我都警惕地留在家里不走,有时甚至会
主动和他聊天,并不失时机地拐弯抹角骂他一番。母亲则平淡地沉浸在自己的世
界里——备课或者看书,周遭的一切都仿佛和她无关。

  八月中旬的一天王伟超来找我,饶有兴趣地摆弄起我床头的录音机。换了十
来盘磁带后,他说,「都什么难听玩意儿,下回给你带几盘好听的。」临走他貌
似不经意地提起邴婕,说她想爬山,问我对附近的土坡熟不熟。我愣了愣,说爬
过几次。他嘿的一声,「那好,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清晨六点多王伟超来喊我。到了村西桥头就见着了邴婕,
黄T恤,七分裤,白球鞋,马尾乌黑油亮。同行还有个女的,印象中见过几次,圆
脸圆眼,带点婴儿肥。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严林你可算来了!把人等死了!」
说着捣了捣身边的邴婕。

  邴婕笑骂着施以回礼,红着脸说,「一会儿天就热了。」王伟超笑两声,也
不说话。

  一路上凉风习习,草飞虫鸣,无边绿野低吟着窜入眼帘。那时路两道的参天
大树还在,幽暗深邃的沿河树林还未伐戮殆尽,河面偶尔掠过几只翠鸟,灌丛间
不时惊飞起群群野鸭。同行女孩频频尖叫,邴婕只是微笑着,偶尔附和几句。王
伟超笑话不断,我却笑不出来,只觉心里升腾起一股甜蜜,浓得化不开。

  不到10点我们就登上了山顶。在树荫下歇了会儿,望着远处一排排整齐划割
如鸽笼般的房子,他们都感慨万分。我也应景地唏嘘了几声。王伟超甚至即兴赋
诗一首,引得大家前仰后合。后来我们摘了些酸枣和柿子,就下了山。在村西头
饭店,我请大家吃了碗面。虽然带了些干粮,每个人还是饿得要死。我和王伟超
还各来了一瓶啤酒。直至分手,邴婕才跟我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谢谢你严林。」
就是此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邴婕身后急驶而过,汗津津的心瞬间凝固下
来。

  我回到家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院门大开,我偷偷溜进屋里,没想被母亲抓个
正着。她叫了声林林,我赶忙在客厅坐好。她走进来问晚饭吃什么,我说随便。
那天母亲穿了件淡蓝色连衣裙,一抹细腰带勾勒出窈窕曲线,膝盖上方露出约十
公分的大白腿出来。

  她问我玩得怎么样,我说就那样。她不满地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冲凉时
我发现洗衣篮里空空如也,出来抬头一看,二楼走廊上晾着不少衣物,其中自然
有母亲的内衣裤。一套黑色的样式内衣,在风中飘荡着,也在我的脑袋里飘来飘
去,母亲穿上该是格外性感吧。我进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只觉焦躁莫名,以
前咋就没注意母亲的贴身衣物呢?

  吃晚饭时,母亲果然提到了白天的事情,问我下午和我说笑的那女生是谁。
我随便说了是一个班里的同学,母亲一手端碗,却叫我小孩子不要早恋,影响了
学习。

  我不听,还顶了嘴,我说,「村口的二毛家小孩子都可以玩泥巴了。」二毛
当年也是我们村有名的人物,他高中毕业时把女朋友睡了,然后怀里孕还生下了
孩子,25岁还不到,小孩都可以上小学了。每每谈起他的事迹都让我们这些毛头
小子津津乐道。

  母亲站起来,啪得摔了筷子,低吼道,「你学谁不好非要去学那些混混?你
不好好学习,以后怎么有出息,要像你父亲一样吗!」我抬起头,只见一汪晶莹
的热泪在母亲眼眸里打转,不由心里一疼,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剧烈的惶恐不安,
母亲是怕我走错了路子,上回成绩就没有令她满意,所以这样批我。从小到大我
从未见过母亲当着我的面落泪,不免生出一些怜惜之感。但也不知为什么,我没
有说话,只是闷着头继续吃饭。半晌,母亲才又重新坐下,胸膛剧烈起伏着,整
个人却俨然一尊雕像。

  接下来的几天母亲都没有和我说话。我有意识地讨好,打扫卫生,洗碗刷锅,
连村头的水塘都不再去,母亲却始终不苟言笑。其中某个下午,我躺在房间的凉
席上,听着窗外焦躁的蝉鸣,百无聊赖地翻起了一摞西方文学名著。那是母亲从
学校借来的,马克吐温,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及柯南道尔等等。我随便操起一本,
便漫无目的地看了起来,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母亲喊吃饭,我都没能从书上
移开眼睛。那本书叫《汤姆索亚历险记》。汤姆和哈克的旅行让我忘乎所以,有
生以来第一次发现原来书也可以如此奇妙。

  陆永平许久没有出现,消失了一般。这让我宽慰,却又令我紧张,敌人一旦
潜入密林,危险便无处不在。

  天越来越热,晚上开着窗,连过堂风都夹着股暖屁。家里也就父母卧室有空
调,母亲喊我到她房间睡,理所当然我犹豫了——我有些害怕,那些难以启齿的
梦,那些令人羞耻的勃起,我是激动着又怕母亲发现我对她的念头。每天傍晚奶
奶都会在楼顶冲洗一方地,晚上铺上几张凉席,我们就躺着纳凉。爷爷半身不遂,
不敢张风,天擦黑就会被人搀下去。母亲偶尔也会上来,但不多说话,到了10点
多就会回房睡觉。

  之后的一天夜里,我下来上厕所,见洗澡间门半开着,里头还亮着灯,不由
一阵冲动,母亲不会门没关好吧?我喊了几声妈,没人应声。正要推门进去,母
亲披头散发地从屋内跑出来,说她正要去洗澡,落了件东西。记得那晚她穿了件
白色睡裙,没戴胸罩,跑动间波涛汹涌。我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挠着头进了
厕所,心里砰砰乱跳,出来时洗澡间里已经响起了水声。

  我没有上楼,鬼使神差的溜进了母亲的屋里。雕花大床上支起了蚊帐,上面
是一床空调被子,红色的花纹让我站立不定。屋里的空调开着,比楼上凉快多了,
我逗留着不愿意离开。

  「不上去睡觉?傻站着喂蚊子。」门一开母亲进来了,身上带着一股好闻的
味道。我移开一个身位朝母亲看了看,灯光下,母亲穿着白色的睡裙,裙摆刚过
膝盖,一截雪白的小腿在裙摆下露了出来,而因为睡觉没有穿内衣的关系,一对
饱满的乳房在睡衣下颤巍巍的,仿佛还能看到上面最诱人的那两点。母亲没想到
我会进来,领口也没有系严实,胸前还露出不少雪白的肌肤出来。

  我心烦意乱,傻站着被蚊子咬了好几口,这情况下,我一点也不想走,死耐
着不动,给母亲说,「奶奶打呼噜,我睡不着。」

  「前个给你说,不是不来吗。」母亲转过身子,从抽屉里取了个断头的蚊香
点着,放在了酒瓶口上。我嘿嘿傻笑,目光不时瞄向母亲,她胸前的一抹春色,
柳腰和浑圆的臀部曲线,都是我的目标,喉咙也跟着动了动。

  「还不上去?」母亲从窗户边的桌子上又取了个松紧带往头发上绑,怕我听
错了,母亲又说,「你动作小一点,别放蚊子进去。」

  我傻站在床边,心中狂喜,喊了声「好嘞。」身体麻溜的钻进了蚊帐里。父
母的这张大床有一米八宽,上一次躺在上面我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了。隔着蚊帐,
母亲的身体依然清晰可见,那雪白的领口令我的眼睛漂浮不定,想移开又想多看
几眼。

  两人对望了一眼,母亲伸手掩了掩睡衣,见我不老实的躺着,白了我一眼,
然后母亲说,「你睡里头。」说完母亲啪嗒的把灯关了。

  这下什么也难以看到了,怕母亲发现我心中的龌鹾思想,我老实的动了动,
拿过枕头放在脑后,将被子盖了一点到肚子上。母亲没有立马上床,灯关了之后,
稀稀梭梭的在换衣服,过了片刻,母亲才也掀起蚊帐上了床上。

  「往里面靠那么狠,你不怕掉下去?」只有空调灯再亮着,看不太清母亲的
脸,却也把我弄得很紧张,我就动了动身体,往中间挪了挪。母亲拿住被子盖在
我的身上,连膝盖也盖上了,一只纤手每碰一下都让我一颤。我躺着不动,直愣
愣的等着母亲也躺下。

  母亲拿过枕头放在脑后,侧着身体伸直了,腿上却碰了一下我的腿。她的睡
裙已经脱掉了,大腿碰上我的又缩了回去。穿着裙子睡觉会不舒服,要是早上再
换肯定又怕我看到,所以母亲才关了灯提前脱掉了,而且上身也换好了一件衬衫,
看胸部的形状,胸罩已经戴上了。

  母亲没有与我靠的太近,中间空了个身位,她抬了抬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躺好。然后摸到了遥控器按了一下,空调被调成了28度。大热天的,打这么高不
热吗?我心里犯嘀咕,可事实证明我错了。房间不大,空调吐着冷风,下半夜还
感觉到了冷。

  我被冻醒的时候,身体本能靠着热源离母亲很近,中间的空位已经被我占据,
母亲就在跟前,我的脸都能贴到她的发丝。害怕惊着母亲,我侧躺着身一动也不
敢动,但是脑子里的各种念头却异常的活跃起来。大部分时间里,我想到母亲的
身体,心里就充满火热的感觉。

  我小心的将脸往前挪了挪,母亲的发香扑鼻,我只能闻着却不敢太造次。母
亲侧身睡着,她的前面我是碰不到了,感觉母亲一时半会应该醒不来,我才颤抖
的伸了手往下去。这个时候真的很紧张,我的小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过了好
半天才一点点的来到了母亲臀部的地方。一个手指先碰上,观察母亲的反应,再
伸过去一个手指,直到整个掌心贴住,感受母亲那弹性和温暖俱佳的臀部。

  这种触碰比偷看洗澡的感觉要强烈,下体蠢蠢欲动的勃起了。我不敢乱动,
更不敢将手伸到母亲光滑的大腿上。只能另一只手伸进了裤裆里,闭起眼睛,一
边想着母亲的身体,一边套弄青筋暴涨的肉棒。脑海里回想着偷看母亲洗澡时,
看到的她下面阴户的样子,这让我生出无边的兴奋。

  黑暗中,幻想着母亲的身体,这种意淫让我快活极了,心里甜翘翘的,手上
揉戳不停……「喔,妈,妈妈。」一声粗气喘出,我射了,精液射了一裤子。

  看到母亲依然熟睡,我才松了一口气,裤裆里黏糊糊的,我不敢脱掉,又躺
了下去。

            第九章:做梦和母亲做爱

  第二天醒的时候,母亲已经不在床上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我却再也睡
不着,脑袋里全是昨晚的事情,抬头一看,我身上的裤衩还在,但裆部邹巴巴的,
白色精液残留的痕迹很明显。我一看坏了,母亲起床的时候,保不准看到了!看
看闹钟已经六点半了,再躺下去也不是个事,遂起床、洗脸刷牙。

  母亲不在厨房里。「妈?」我喊了一声。母亲在厕所里回了一声,我有点不
好意思,就到奶奶家吃了早饭,蹬上自行车就出了门。

  敲了几家门,呆逼们尚在呼呼大睡。我百无聊赖地溜了几圈,却发现无处可
去。不知不觉到了村头水塘,理所当然地,我脱掉衣服就跳了进去。水有些凉,
我不由打了个寒战。游了几个来回,实在冷得受不了,我就在桥洞里蹲了会儿。

  这时已经艳阳高照。我躺在桥头晾了晾,直晒得昏昏欲睡都不见人来。我不
由想到这世界是不是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只有我这样的怪人才会脑袋里整天都是
母亲的影子。穿上衣服,我去了台球厅。往常人满为患的台球厅竟然关着门,敲
了半天,老板才过来开门,说这两天检查,歇业。在门口坐了一会儿,我口渴得
要命,摸了摸,兜里空空如也。就这么蹬上车,漫无目的地瞎晃,竟晃到了校门
口。大门紧锁,虽然这会儿高三已经开学了。我停下车,在校门口杵了半晌也不
见什么熟人。突然想到芮婕家就在附近,我决定前去看看。她家我去过一次,印
象不太深,但东摸西摸还真让我给摸着了。芮婕她妈来开的门,说她不在家。我
留了个名,就下楼又跨上了烂车。

  铩羽而归时已是午后2点。我直接骑到奶奶家,却发现大门紧锁。可怜我饥渴
交加,只好进了自家院子。停好车,母亲出来了,问我去哪了。她还是碎花连衣
裙,粉红拖鞋,高高扎了个马尾,清澈眼眸映着墙上的塑料蓝瓦。不知道是不是
错觉,母亲看我的眼光温柔了许多,脸颊的一抹红扑扑的红晕不知是不是热的。

  我没吭声,又怕她提起昨晚的时期,转身进了厕所。

  「严林问你呢,耳朵聋了?」母亲有些生气。

  我慢吞吞地走出来,只见母亲双手抱胸,板着个脸。「去玩了呗。」声音嘶
哑得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母亲一愣,眉头微簇,「又咋了你?」

  「上火了?感冒了?」母亲跟在身后,「还没吃饭?」

  我洗了洗脸,就着水管一通咕咚咕咚,饮牛似的。母亲在一旁不满地咂了咂
嘴,「说过多少次了,又喝生水。」我也不理她,掀开锅看了看,操起勺子舀了
一嘴米饭。母亲伸手拍开我,「一边呆着去。」她身上依旧是熟悉的清香,我却
接连退了好几步。

  「咋吃?蛋炒饭?闷咸米饭还是啥?」母亲忙活着,头也不抬,「你嗓子要
不要看看?」

  「随便。」我吐了句,就走到了阳光下。仰脸的一瞬间,我看见二楼走廊上
晾着几件衣物。

  「随便随便,随便能吃吗?」

  我对母亲的态度,其实就是叛逆,还有那股心思在作祟,要是父亲在家,也
许我会收敛一些。

  整个下午我都卧在床上看书。柯南道尔笔下的维多利亚时代着实令人神往。
更重要的是,窗外的蝉鸣,白得耀眼的世界,一切,都暂时和我无关了。直到6点
多钟,在母亲百般催促下,我才出去吃了晚饭。

  饭间母亲问我嗓子好点了没。我边吃边回答,说的什么自己都搞不懂。母亲
又问我下午都在忙什么。我懒洋洋地告诉她,「看闲书呗。」

  母亲说,「看啥闲书我不管,先把作业写完就成。」我埋头喝粥,没吭声。
母亲似乎张了张嘴,但终究是没说什么。

  饭毕,母亲收拾碗筷。奶奶在楼上喊,「林林乘凉啦!」

  我起身就要上去,母亲突然说,「也不知道你咋回事儿,整天吊儿郎当、爱
理不理的,我还是不是你妈啊?」我愣了愣,吸吸鼻子,还是快步迈出了屋子。
我想我应该确实是到了叛逆期,青春期的孩子不都这样吗,明明想和母亲接近,
却非要装作爱理不理的。

  楼顶凉风习习,分外宜人。奶奶摇着蒲扇跟着瞎哼。和奶奶有一搭没一搭地
聊了几句,母亲也没来喊我下去,估计是早上裤衩上干涸的精液让她有所注意,
所以才到现在也没喊我去她屋里。我感到眼皮越来越沉,翻了个身,就睡着了。
恍惚间母亲似乎也上来了,我赶忙扭头一看,母亲半裸着身体冲我微笑,还向我
招手。

  「妈?」

  母亲披着一件白色睡衣就上来了,睡衣上的腰带半松半解,里面没有看到内
裤的痕迹。母亲走到我旁边,伸出小手掀了一下睡衣的下摆,露出膝盖上方一段
白腻的大腿。雪白的肌肤仿佛带着一层丝滑的光泽,不论是母亲的大白腿还是她
撩裙子的动作,都是我平常根本见不到的,性感中充满了十足的勾引撩拨。

  「嘘……别给你奶奶听到了……」母亲脸上笼罩着一层绯红的红晕,她先是
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便走到我的身边轻笑了一声,「林林,你是
不是想妈想的睡不着?」母亲的嗓音轻柔中带着些许轻佻,一双眼睛早已经发现
了我膨胀的裤裆。

  「想,妈……我想要你。」母亲如水似火的脸蛋太魅惑了,我结巴的一句话
都没有说完整。

  「林林,你长大了。」母亲说着又瞅了我的下体一眼,继续调戏道,「坏孩
子,妈也是你可以想的吗……」

  面对不断靠近过来的母亲,她甜美的气息喷薄在我的脸上痒痒的,她身上独
有的体香也不时钻进我的胸腔。这太突然了,我肿胀的老二顶的老高,满脑子都
想和母亲发生点什么旖旎的事情来,嘴巴蠕动着我想说点什么。

  不过还没等我张开嘴,母亲火热的两片樱唇已经贴到了我的脸上,湿润的红
唇对着我的嘴巴亲了过来。母亲轻点了一下就离开了,她的唇形很美,朱红的唇
瓣温香软腻,只是这样的轻触一下便也让我万分的留恋。

  母亲抬起头看到我调皮的眼神,她不禁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也不担心会吵醒
奶奶了,还扭了一下丰美的臀部坐到了凉席上,接着就伸手来到了我的裤边,隔
着裤衩碰了一下我的肉棒。「林林,你真不要脸,快叫它软下去……」母亲虽然
红红着脸,但她眼里的神色却越来越光亮起来。

  母亲的表情充满魅惑,这种妩媚我只在父亲还在家的时候撞见过几次。母亲
嘴里的话越来越轻佻,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看似不经意的眼色中,接二连
三的伸手又碰了我几下。面对这个样子的母亲,我心砰砰直跳,怎么能软的下去,
铁硬的肉棒一柱擎天都快顶破裤衩了。

  我不免有点难为情,从而艰难的开口道,「妈,我软不下去。」母亲白花花
的身子,隔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就在眼前,心中的火怎么下的去,我死死的盯着她
胸前暴露的一抹雪白胸脯,说完还吞咽着口水。

  母亲今晚穿的风情万种,我的反应不免诚实了,她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修
长弯曲的浓眉下,媚意流淌的一对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嘴里似有万般柔情
蜜语。「林林,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身体,想和妈那个?」母亲盯着我的眼睛秋波
暗送,还伸出手来解了解她腰间睡衣的系带。

  母亲的眸子里情动如火,我只跟她相视了片刻,就被一片诱人的美景吸引了
目光,只见母亲腰带轻解,睡衣脱离了束缚便向两边散去,露出一段雪白的颈部
和一片姣好的胸脯美肉。性感的乳房弹跳了出来,嫣红的乳头已然挺立,红嫩的
乳晕若隐若现,两团肉球散发着诱人的乳香,胸脯白的简直晃人眼睛……牙齿咯
噔一声,吞咽了一下口水,我便忍不住的呼着粗气道,「妈,我喜欢你。」

  冲动而又隐晦的心声脱口而出,我便伸出猴急的色手伸到母亲身前,一把抓
住了她的睡衣下摆,在她咯咯的笑声中将其脱落在地。衣服离开了母亲的身体,
她胸前一对饱满的娇乳颤颤巍巍的,跟随着母亲嫀首嬉笑的动作不断的弹跳。这
对曾哺育过我的奶子,温香如玉大而不肥,真的太美了,我忍不住的紧接着就粗
鲁的摊开手掌,按在了母亲跃动的乳房上。

  「妈,我想摸一下。」说完我冲动的把另一只手也按了上去,轻轻握住了母
亲一对丰满乳房。平时虽然偶尔有机会一嫖母亲的大胸脯,但只有亲手触摸才能
真实的感受到那这团硕大,母亲坚挺的乳房柔软如绵,微一用力揉了揉,分开的
指缝间就溢出雪白的乳肉,我像是虔诚的信徒一样握住就不愿意松手。

  母亲的眉头微蹙,呼吸渐渐开始有些急促,她绝美的脸蛋有些红红的,身子
站不稳似的朝我就歪了过来,一双柔夷小手顺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挺着充满弹
性的大奶子也贴到了我的胸膛,可能是我的皮肤有些粗糙,蹭到了母亲娇嫩的乳
头,只听母亲优雅的喉咙里瞬时发出一声长长的,似是难以抑制的甜腻哼叫声,
「林林,妈的奶子大不大,美不美?」

  母亲成熟的嗓音甜美无比,一副染着春情的脸蛋魅惑无穷,我哪里受得了,
「大,妈的乳房又大又圆,我早就想摸了……」

  我的每一句话都喷薄出浓烈的欲情,惹得母亲纤纤玉手不禁伸到了我的嘴巴
上,想堵住我要说的话,她的小手柔若无骨,我张开嘴巴舔了一口,弄的母亲娇
嗔道,「色儿子。」母亲的说话声中带着赤裸裸的勾引,勾得我心如火烧。

  「那你敢不敢和妈做那种事情?」母亲红唇微张,说完大长腿贴到了我的腿
上,下体还朝我身上蹭了一下。

  我不敢回答,母亲的举动太轻佻了,我的鸡巴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硬,笔直
的隔着内裤顶在了一团柔软之处,隔着一层布都能感受到她腿心的温热潮湿。母
亲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我是她儿子,她早就知晓我有一根大鸡巴。母亲软绵
绵的身体靠在我身上,我注意到她两腿之间微微露出一抹黝黑。我的手也不甘心
闲着,沿着她大长腿的滑腻白肉,伸手摸了上去,果然,母亲肉穴里溢出的液体
热热的,已经打湿了阴户上的毛毛。

  「喔……」甜美的叫声刚一出口,母亲又换了一种声音说,「林林,你好坏
呀……」母亲呻吟的同时,她的双腿打开了一些,露出两片水淋淋的粉嫩贝肉和
一小撮乌黑油亮的萋萋芳草。

  成熟的美妇母亲,此时浑身散发出诱人的味道,惹得我手儿根本离不开,冲
着她的湿热密壶中的两片嫩肉,手指便挑弄了一下,只听母亲媚眼如丝的「哦……」
哼叫了一声,便眯着诱人的小嘴说,「林林,抱我……」

  终于要和母亲上床了,我的脑袋烘的一下,火急火燎的将母亲横抱起来放在
了凉席上。完全不顾还有没有人,也不管会不会被人听到,紧跟着我挺着勃起的
鸡巴,对着母亲耀武扬威的朝她身上凑了过去。

  「林林,好儿子,来和妈做爱吧……」母亲的小嘴湿淫淫的,脸上挂着绯红
的异彩,只见她慢慢的转了个身,将丰满异常的大白屁股朝向了我,接着伸手牵
着我的腿来到了她的身后,最后白玉小手扶到我的肉棒上,将其对准了她湿丢丢
的桃花源。

  「林林,动一下,插进去妈就是你的女人了。」我的龟头就抵在那个生出我
的小穴外面,母亲轻哼了一句,便扶着我的肉棒在她穴口蹭了几下,她的蜜穴流
着许多淫水,前后摩了几下我的龟头马眼便裹上了一层湿腻腻的淫水。

  「妈,我要你。」话音刚落,我便抬起屁股对准母亲的肉穴,将鸡巴轻轻推
了进去。

  「嗯哼……」伴随着母亲一声妩媚婉转的长吟,她也缓缓的动了动美臀,将
我的肉棒吞进了体内,一直抵到了幽谷的深处。

  我的鸡巴还在发育,但也填的母亲满满的,她缓了缓心神便呻吟道,「啊……
捅到妈的花芯里去了。」母亲的幽深蜜穴很紧,夹的我一时进退不得,爽的我简
直要眩晕过去,不禁脱口而出的回应着她,「妈……你的穴好深,里面热热的咬
的我好舒服啊。」

  「嗯……林林……妈的乖儿子……你动啊……用力……」伴随着一声声腻到
发嗲的快美呻吟,母亲的两片滑腻蚌肉将我的肉屌紧紧包裹,柔弱的身体也开始
变得充满活力起来,只见她的双腿微微用力,开始用山包状的溪谷,在我的鸡巴
上缓缓滑动套弄起来。

  「林林……啊……我的小男人……没想到我生出来的东西都长这么大了……
嗯啊……」两人下体开始了亲密的动作,母亲口中的呻吟就怎么也停不下来,而
且随着抽动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放荡连连,丝毫不在意会被
人发现。

  母亲缓缓的扭了几下屁股,我便像是接受到了命令一样,开始慢慢发力。肉
棍子在母亲的花房里戳了一下便开始往回收,中途不断感受母亲花房肉壁的夹迫,
待到龟头快要退出穴口时,再次猛地用力,将大屌挺进狭窄的嫩穴,如此反复数
次,直把母亲插的穴肉翻飞,香汗淋漓……

  「啊……恋母的坏孩子……林林……小疯子……」母亲不知疲倦的叫着,她
呻吟一声,我就回一句,「姦你……妈……姦你的逼……」

  「嗯……啊……揉妈的奶子……啊啊……」母亲说话的同时,我使劲的就是
一个耸顶,只觉肉棒顶在了一团泥泞之处,把母亲弄的鼻息疾速上升。等母亲喘
了几口气,我才听话的,一双大手绕到母亲的胸前,握住了她的一对跳动的奶子。

  母亲的奶子白嫩滑腻,没有丝毫下垂,摸在手里软绵绵的很有弹性。温香软
玉在怀,我的肉棍还泡在她泥泞的穴里,我情不自禁的搂紧了母亲的身子,两只
手在母亲的胸前不断游移,抚摸着令人疯狂的肉体,一颗心儿跳动的格外热烈。
母亲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心里的激动,她的情绪也被紧紧的调动起来,屁股裹住我
的阳具开始轻轻颤动,湿热的幽谷不住的缠绕我的肉棒。

  「噢……妈妈,你的穴裹的我好爽啊……」

  「是吗?」母亲扭过情如洪潮的秀美脸蛋,给了我一个飞眼,接着还暧昧的
眨了眨眼睛,故作羞赧道,「搂紧我,林林,插我的屁股……」母亲说完,随即
更是将雪白的屁股整个撅了过来,这下我俩的身体离得更近了,相应的下体连接
处也变得更紧了。母亲肉穴里淫水潺潺的流个不断,借着淫水的润滑,这会儿抽
插起来轻松了一些,她的屁股撅起的同时,也没忘一直维持着轻轻的颤动,让我
的快感越集越多。

  「妈……哦,好爽……我快要疯了……」狰狞的肉棒刺入母亲雪白的屁股深
处,我与母亲的下体始终没有分开过,她淫水沾湿后的柔顺芳草黏在我的毛毛和
蛋蛋上,弄的我的卵袋痒痒的。听到母亲鼻息中不断溢出甜美呻吟,我变得更加
疯狂,双手扶着母亲的屁股冲撞不停。

  随着我们母子俩的节奏越来越快,母亲如花的脸上,绯色的红晕已然变成了
醉人的酡红,雪白的屁股也不断在我的冲撞下发出啪啪的淫靡音,教师母亲被我
姦翻在身下,极度满足了我的兽欲,我将母亲的温软肉体搂的更紧了,肉棒死死
的刺入母亲阴道的尽头。

  「嗯哼……射给我,射满妈的子宫……」母亲感受到了我要爆发,她的叫声
更放浪了。

  「嗷~妈,我要射你的阴道……」在一声怒吼过后,我终于难忍的,将粘稠
的精液浇灌进了母亲的身体里……

  身体爽到四肢百骸,没想到却是大梦一场。睁开眼,星空依旧璀璨,裤裆里
却湿漉漉的,这就是生物书上说的梦遗吗?我喘口气,坐起身来,一旁奶奶正呼
呼大睡。

  刚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我想着应该去洗个澡,却一仰脖子又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似乎听到大门在响,极其轻微,叮叮咚咚的,像是电影里有些人家阳台
上的风铃。我倒有个风铃,猴年马月表姐送的,却从来没有挂过。这么想着猛然
一凛,我腾地坐起身来,竖起耳朵。只有不远香椿树的哗哗低语以及模模糊糊的
犬吠声。我不放心地爬起来,走到阳台边往胡同里瞧了瞧,哪有半个人影。犹豫
片刻,我还是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杵在母亲窗边听了半晌——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和母亲轻微的呼吸声。我真是傻逼,做梦做魔怔了。

  早上起来母亲已经做好了饭。油饼,鸡蛋疙瘩汤,凉拌黄瓜以及一小碟腌韭
菜。我边吃边竖起耳朵,却没有母亲的动静。收拾好碗筷,轻轻叫了两声妈,没
有回应。我掩上门,出去溜达了两圈。回来时母亲已经在洗衣服了,我一眼扫过
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内裤。母亲看着我,我看着母亲,两人没有说话,母亲低下了
头,我也低下了头,不由加快脚步进了房间。

  就是这一天,王伟超给我带来了几盘磁带。多是些校园民谣。印象中有罗大
佑的《爱人同志》、老狼的《恋恋风尘》、一个拼盘《红星一号》以及张楚的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老狼我以前听过,罗大佑听说过,至于张楚和红星一号
的诸君那是闻所未闻。王伟超兴冲冲地进来,满头大汗,蓝体恤前襟湿了大半。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出一塑料袋磁带,在床上一张张地铺陈开,兴奋而又
滑稽地指给我看。我望着那些色彩陈旧而又眼花缭乱的玩意儿,一时摸不着头脑。
打开录音机,一张张地轮替、翻面、快进快倒,喋喋不休,唾液四溅。这是我最
早的音乐启蒙。至今每当我拿到一张新专辑、听见一首好歌或者邂逅记忆中的熟
悉旋律时,都会想起那个昏暗小屋里年轻而明亮的眼神。那种饥渴和清澈,那种
因快速发育而瘦骨嶙峋的青涩和纯粹,以后的许多年里我再也没遇到过。

  王伟超临走才提到邴婕。他问我为毛不问问邴婕。于是我就问了问邴婕。他
就告诉我邴婕去了沈阳她父母那儿,要再过几天才能回来。我说哦。

  当晚,我从厨房往楼上扯根线,插上了录音机。还没放几首,奶奶就抗议了,
说,「这鬼哭狼嚎的都什么玩意儿,有戏没,听段戏。」我假装没听见,结果被
一痒痒挠敲得蹦了起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