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色回
2021年10月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807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六)

  邱鸣筠没有让夏美洁失望,这是他期盼已久的时刻,岂肯轻易错过,他抱起
她进卧室。他跪在床上,抬起她的右腿,脱掉了腿上的丝袜,抬起她穿着丝袜的
左腿,那诱人的黑色网格就像网住了他的心一样,他抓着她的美脚贴到鼻子上深
吸了口气,一股淡淡的汗酸味彻底点燃了他的欲火,让他完全进入亢奋状态,他
将愤怒的大鸡巴对准她早已湿漉不堪的阴道口,「嘤咛」一声,大鸡巴插了进去,
她的阴道非常紧,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这也一下子激起他的征服感,他非常卖力
地抽送着。

  「啊……小筠,好大……」夏美洁喃喃地说。

  「媳妇儿,舒服吗?」邱鸣筠问道,他喘着粗气双眼充血,表情狰狞。

  「舒服……,舒服……」夏美洁微闭着眼睛忘情的回答,她没有看到邱鸣筠
那吓人的样子,此刻她只想尽情享受这份难得的温存。

  「媳妇儿,你怎么不叫老公呢?」

  「不能……不能,叫……,我是,我是你……阿姨……」夏美洁还有一点残
存的意识。

  「你个骚屄,我让你不叫。」邱鸣筠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啊……,小筠,好…舒服,好……舒服,要飞了,要上天了……哦…」夏
美洁肆无忌惮地淫叫着。

  「那还不叫老公?」连续被拒绝让邱鸣筠很是不甘心。

  「小筠,不能……不能叫,我是……你……阿姨……」夏美洁依然坚持着。

  「还不叫吗?」邱鸣筠的大鸡巴突然停止了抽送,为了让夏美洁就范,他改
变了策略。

  「不要停……」夏美洁本能地喊道。她已经完全陷入性爱的漩涡,正在忘情
地享受着这种状态,却一下子停止了,让她难以接受。

  「媳妇儿,叫老公,就继续给你。」邱鸣筠已找到了要挟夏美洁的办法。

  「老公……媳妇儿……要,要老公……的大鸡巴。」夏美洁没有丝毫的犹豫,
比起口舌之争,她在意的是身体的需要,更何况她已醉到意识模糊。

  「媳妇儿,老公这就给你。」邱鸣筠的大鸡巴再次开启高速抽插的模式。

  「啊……老公,好舒服……」夏美洁的淫叫声再次响起。

  没过一会儿,两人就同时达到了高潮……

  门外的岚姐早已悄悄进来,在卧室门口,她把这一切都看得真真切切,还用
手机把刚才两人做爱的场面拍了几个小视频,看着高潮过后的邱鸣筠和夏美洁,
她露着满意的微笑,她知道自己的事情有门了,只要跟邱鸣筠开口,他一定会帮
忙的。

  岚姐先是给夏美洁发了一条微信,说家里有点事儿,过不去了,让夏美洁和
邱鸣筠别等她了。

  岚姐又给邱鸣筠发了微信:「小筠,你太棒了,这么顺利就把美洁给拿下了,
真让姐佩服的五体投地。好了,既让你好事儿已成,姐就不打扰你们了,姐先回
去了。」摁了发送键,她轻轻推上门,悄悄离开了……

  片刻,缓过劲儿来的邱鸣筠再次将大鸡巴插进了夏美洁的骚穴……

  整整一夜,邱鸣筠直到快要天明才筋疲力竭昏然入睡,夏美洁在第一次高潮
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做了一夜的春梦,每个梦都是和邱鸣筠在做爱……

  早晨6点多,夏美洁醒来了,头还是很晕,感觉天旋地转的,睁开眼睛,才
发现她被邱鸣筠的胳膊紧紧环抱着,她的两条修长美腿盘在他的腰间,一条腿穿
着丝袜,一条腿光着,他那坚硬雄壮的大鸡巴直挺挺地插在自己的骚穴里,龟头
就顶最深处,伴随着他均匀的呼吸一下下地触碰着花心,身体被刺激的阵阵酥麻,
淫液似乎一直没有断流,阴道更是湿滑不堪。

  这样的场景让夏美洁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原来夜里做的不是春梦,而是真的
和儿子的同学在做爱,她好懊恼,好悔恨,一个劲儿责怪自己为什么要喝酒,虽
然她也喜欢邱鸣筠,但喜欢和上床完全是两码事儿,而且连个过程都没有,就这
么醉酒后稀里糊涂的上了床,无论如何她都说服不了自己。无奈木已成舟,世上
没有后悔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结束这种羞耻的状态。

  夏美洁想赶紧把邱鸣筠的大鸡巴拔出来,龟头对花心地撞击让她有些难以自
持,她怕再这样下去迟早得高潮了。但他抱得太紧了,右腿还被他压着,大概是
压得太久了,整条腿都麻木了,想要抽出来,就得先推开他的胳膊,他试了几次
都没有推开,她又不敢太用劲,她怕把他给弄醒了,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更
不确定他醒来后会怎样。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夏美洁无计可施,被那种酥麻的感觉折磨的快要高潮
的时候,邱鸣筠醒来了,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她,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
她的心里「咯噔」一声,她不得不面对眼前这个让她羞愧难当的困局。

  夏美洁被邱鸣筠炽热的眼神看得娇羞不已,赶紧低下头。

  邱鸣筠露着得意的微笑,肆无忌惮地继续欣赏着夏美洁丰腴诱人的胴体,她
那丰满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透着媚人的诱惑,让他插在骚穴里的大鸡巴大鸡巴不
由得又硬了几分,在阴道壁地挤压下,快感不断袭来,欲火也被渐渐点燃,他又
有了做爱的冲动。

  虽然邱鸣筠没休息多长时间,但精力已然恢复。他马上抱起夏美洁盘腿坐在
床上,「啊……」她没想到他会这样,不由得惊叫道。

  这样的姿势让邱鸣筠的大鸡巴完全尽根没入夏美洁的骚穴,重重顶在花心上,
没想到这突如其来地撞击成了击溃她的最后一点力量,让她本就难以自持的身体
高潮了,温热的爱液汩汩溢出侵袭着龟头,刺激的他热血直往上涌。

  夏美洁满是自责与懊恼,不禁在想:他醒来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推开他,还
任凭他摆弄自己,竟然还被他抱在腿上,在如此羞耻的姿势下泄身,为什么我的
身体如此不争气?难道我骨子里真是个淫荡的女人?难道我缺男人缺到连儿子的
同学都要找吗?难道……

  邱鸣筠可没夏美洁那么矫情,他正用龟头一点一点侵袭着花心,她感觉到大
鸡巴在耸动,酥麻的快感再次袭来,若不制止,她怕自己的身体会越来越不争气,
她必须的赶紧从他身上下来,「小筠,你快把…阿姨,阿姨,放下来。」

  「阿姨,我不想放,你那里面好紧,大鸡巴在里面好舒服。」邱鸣筠故意问
道。

  邱鸣筠的回答让夏美洁瞬间满脸通红、表情羞赧,不知如何是好,她更明白
不回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小筠,哦……阿姨,阿姨求你了,你别再动了,哦
……你听阿姨…说几句话,好…好吗?」她的眼神里透着楚楚可怜的样子。

  邱鸣筠顿时心生怜惜,同时也怕把夏美洁给惹恼,就敷衍道:「阿姨,我不
动了,有话你就说吧。」

  「小筠,你能,你能…放阿姨下来吗?这样的姿势,阿姨…阿姨,不舒服!」

  夏美洁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阿姨,我已经让步了,大鸡巴保证不动,不能再让了,如果你还不满意,
那我就当你什么也没说。」邱鸣筠貌似认真地说。

  邱鸣筠不肯让步,夏美洁也不敢再提要求了,如果他反悔,自己岂不是又要
遭殃。她就在这羞耻的姿势,娇喘着说:「小筠,昨天,咱们都喝了酒,…做了
…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们,…我们,既然…已经错了,就不能,不能,再错
下去了。」

  「阿姨,啊不不不,应该叫媳妇儿才对。媳妇儿,如果这是错误,那也一定
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们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

  「小筠,…我是你…好兄弟的妈妈啊,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称呼我?你
已经,不尊重我了,还想一直都不尊重我吗?」夏美洁微眉紧蹙、面露愠色。

  「阿姨,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嘛。」邱鸣筠吃不准夏美洁是不是真
的生气,他赶紧认错。

  「那你说,咱们错了么?」夏美洁趁势问道。

  「阿姨,错了,我虚心认错。」

  「错了就把我放下来吧。」

  「好的,阿姨,我这就放你下来。」

  听到这句话,夏美洁暗自庆幸,她没想到自己假装生气居然能让邱鸣筠轻易
就范。她却不知道,他只是和她虚与委蛇,他的欲火已经熊熊燃起,不释放出来
如何肯罢休,在她说话的时候,不仅大鸡巴一直在偷偷地侵袭着花心,同时也已
想好了如何对付她。

  邱鸣筠托起夏美洁的肥臀,在大鸡巴快出来的时候把手撒开,她刚刚起来的
躯体重重落了下来,壮硕的龟头重重地撞在花心上,撞得她直翻白眼,「啊…
…」

  她一声惊叫,快感如电流般立刻传遍全身,她还以为是他手上打滑,可没想
到很快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邱鸣筠的大鸡巴尽情的在湿滑的阴道里地摩擦,眼见着自己的身体已不能自
已,夏美洁阻止道:「小筠,你怎么,能骗我?…啊…,快停下,我们,啊……

  我们,不可以……哦。」

  「美洁,你不是很饥渴吗?不是已经和送外卖的小蔡搞在一起,为了让他肏
你的骚屄,还一个劲儿的求着人家,反正那么希望被人肏,与其低三下四求着人
家肏你,还不如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多有自尊啊。」邱鸣筠停止了胯下的动作,
直直看着夏美洁。

  邱鸣筠的话让夏美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吃惊不已的问道:「啊?

  小筠,你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美洁,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是无意中撞见的,还给你们录了视频,
要不要给你看看?」

  「……………………」夏美洁无助地摇着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美洁,那要不要让岷岷看看啊?」

  「啊,小筠,千万不要,阿姨求你了,千万不要让岷岷知道。」夏美洁拼命
摇着头哀求道。

  「美洁,我可以替你保密,但你得做我的女人。」

  这样的要求让夏美洁很是为难,如果邱鸣筠和齐健岷没关系,她不会有半点
负担,没准儿早就勾搭上了,可儿子的同学这层关系还是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她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说可以用淫荡来形容,但毕竟还有起码的廉耻之心。

  不行,坚决不能让儿子知道,这是夏美洁的底线,她一次次的告诫着自己。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她一次次的拷问着自己,苦思冥想着,一直下不了
最后的决心。

  邱鸣筠知道夏美洁在犹豫,为了让她早点就范,他要再加上一把火,他耸动
着大鸡巴说道:「美洁,我的媳妇儿,其实你有什么可想的?除了答应我?你有
的选择吗?」说完他低下头含住了她浅褐色的乳头,不断伸出舌尖侵袭着。

  「啊……」夏美洁惊叫着,她没想到邱鸣筠会这么做。同时,她也清醒了,
已经意识到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都会完全处于被动,就像是被巨蟒完全缠
住没有任何逃生机会的猎物一样,只能听任对方的摆布。这种没有选择的处境也
让她彻底放开了,她想:既然我别无选择,只能用身体堵住他的嘴,那我何不顺
从呢?既然无力改变,我何必在意他和儿子的关系呢?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力
反抗不如好好享受。何况他的大鸡巴让我爽的不要不要的,我为什么不好好享受
呢?至于做不做他的女人,做了又怎样?他一个小鲜肉、童子鸡,我一个老徐娘,
怎么着占便宜的也是我,不做又如何?拖得一时是一时,先爽过之后再说吧,管
他呢。

  「哦……小筠,这次的事儿,哦……阿姨就…不计较了,做一次,做一次…

  …你的女人,你要,答应阿姨,哦……,不能让……岷岷……知道,否则,
阿姨,……哦,阿姨真的…没脸见人了!你知道吗?」夏美洁的眼神满是企求。

  「媳妇儿,你放心吧,岷岷绝对不会知道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夏美洁缓缓闭上双眼,脸上露着享受的表情,邱鸣筠顺
势将她放倒在床上,大鸡巴再次在骚穴里痛痛快快地进进出出。没一会儿,他粗
重地喘息声,她满足地呻吟声,就充满整个卧室……

  「啊……,小筠,阿姨,哦,不……媳妇儿,媳妇儿……快受不了了,你饶
了我吧。」夏美洁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趴在床上,肥美的翘臀高高撅起,外阴已
经红肿。她不住向发出求饶声,漂亮的脸庞扭曲的有些吓人。

  邱鸣筠跪在夏美洁臀后,双手扶着她的腰肢,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哀求,抬头
看了一眼墙上挂表的时间,已经7点35了,他再次加快了大鸡巴在骚穴里的抽
插速度,每一次进入都会重重顶向花心,随着而来的便是一声痛并快乐着地淫叫,
每一次出来都会带出大量白沫一样的淫液,大部分都粘在了阴毛上,还有一些顺
着她的大腿流到床单上。

  从6点多到现在,短短一个半小时里,夏美洁被肏的高潮了5次,都要虚脱
了,而邱鸣筠也在她的骚穴里射了三次,这是第四次,他必须得快点射出来,否
则集训迟到要被重罚的。他计算过,从滨苑小区到学校骑共享单车需要10分钟,
加上回宿舍换衣服的时间,起码得15分钟,他必须在5分钟内解决战斗。

  7点38,邱鸣筠的胯部完成了最后一次冲击,大鸡巴狠狠顶在花心上,终
于射了出来,由于之前已经射过3次,所以这次出货并不多,射过之后就软绵绵
地滑出骚穴。夏美洁早就体力透支了,她瘫软地趴在床上,粗重地喘息声中还不
时夹杂着阵阵呻吟。

  到底是壮小伙,邱鸣筠享受完发射的快感后就迅速穿好衣服,准备离开。刚
要走,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又马上返回来,走到夏美洁跟前,脱掉还套在她左腿
上黑色网格丝袜,把袜底摁到鼻子上,深吸一口气,淡淡的汗酸味直入鼻腔,那
种感觉就像注入兴奋剂一样,刺激的他一下子就精神了许多。

  「干嘛啊?臭袜子有什么好闻的?」夏美洁不可思议地看着邱鸣筠问道。

  「累了,提提神。」邱鸣筠边笑着说边把连裤袜团在一起塞进兜里。

  「变态,快把袜子还给我。」夏美洁一脸嫌弃的样子。

  「这是老公伺候媳妇儿的报酬,现在是我的了。如果媳妇儿想要,老公再还
你一双。」邱鸣筠在夏美洁额头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吻,就离开了。

  夏美洁对邱鸣筠无可奈何,只能听之任之。听到关门声,她有种如释重负的
感觉,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松弛,疲劳瞬间袭来,对于昨晚到清晨所发生的事情,
她已经想明白了,反而没了负担,还彻底释怀了。她觉得身体都快要散架了,这
种疲惫不堪的状态让她片刻就进入了梦乡。

  邱鸣筠骑着单车一路飞奔,准时赶到训练场。训练休息时间,他发微信告诉
岚姐所发生的一切,岚姐让他训练结束后到便利店,合计合计下一步该怎么办。

  10点半,结束训练,邱鸣筠赶紧去了便利店。岚姐一见他就是一通夸赞,
然后问道:「小筠,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岚姐,反正已经得逞了,我手里又有视频,不怕美洁不就范,但不到万不
得已,我实在不想拿视频说事儿,我想让美洁真正接受我。」邱鸣筠说的特别诚
恳。

  「小筠,没想到你对美洁是真爱啊!」岚姐笑着说。

  「姐,妥妥的真爱!绝对的!」邱鸣筠赶紧表态。

  岚姐说道:「既然如此,小筠,我觉得你应该尽可能的挽回美洁对你的坏印
象。」

  邱鸣筠急切地问:「那我究竟该怎么做呢?」

  岚姐思索片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邱鸣筠,他听完后,激动而认真地说:
「岚姐,全拜托你了,如果真的能让美洁接受我,你就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
观世音菩萨,不,是活脱脱的观世音菩萨。」

  「小筠,你至于吗?有我这样的观世音吗?帮着你去算计好兄弟的妈妈?」

  岚姐笑着揶揄道。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谁让美洁单身呢?我追她,天经地义!」邱鸣
筠的样子很坚决。

  「好啦,小筠,姐知道你的真心。昨晚一晚上也没睡好吧,现在马上冲个凉,
再吃点东西,待会儿好好睡一觉,然后就等我的消息吧。」岚姐边说边把一些零
食塞到邱鸣筠手里。

  邱鸣筠准备付钱,被岚姐推出了门外。

  岚姐去了饭店,没有见到夏美洁。厨师王师傅告诉她,夏美洁不太舒服,还
在家里休息,午饭也不吃了,中午让他们两个给照应着。

  忙乎了一中午,收摊儿时已经2点了,岚姐让王师傅做了点吃的,给夏美洁
送了过去。

  夏美洁刚刚洗过澡,头发半干不干的,一脸憔悴,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岚姐
送的饭,扒拉了几口,就再也没胃口吃了。虽然她已经不在乎和邱鸣筠发生的事
情,但还没想好怎样面对他,她想利用下午的时间好好想想,就想先把岚姐打发
走:「岚岚,谢谢你惦记我给我送饭。昨晚酒喝的有点多,我还挺累的,想再休
息会。」

  岚姐一脸微笑地看着夏美洁,心想:你个骚货,继续给我装,看我怎么让你
难堪。「美洁,昨晚你喝那么多,那小筠呢?」

  「你走了没多长时间,小筠也走了。」夏美洁有些纳闷,话都说到这份儿上
了,岚姐的屁股怎么还这么沉,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美洁,你没说实话。」岚姐直接否定了夏美洁。

  「啊!?」夏美洁大吃一惊,难道岚姐都知道了?是邱鸣筠告诉岚姐的?不
能够啊,按说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乱说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岚姐知道?可
是除了她,岚姐怎么会知道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岚姐丝毫没有理会夏美洁的疑惑,她直奔主题:「美洁,我是无意中看到的。

  我给你、小筠发完微信后,很不放心小筠,既然他那么喜欢你,你又喝了挺
多酒的,在家里这样封闭的环境,万一他有非分之想……总之,我越想越怕,想
打个电话,正好赶上手机没电,充电器又在便利店,你们的电话都在我手机里,
我又没记你们的号码,就这样睡了一个多小时,心里始终不托底,只好又打车赶
了过来。我进楼宇门没卡牌,按你门号大概是下雨连电一点反应都没有,又等了
一会儿也没见有个进出的人,才想起你在店里有把备用钥匙链,就赶紧取来。上
楼到你门口,轻敲了几下门,没回应,大半夜的我又不敢使劲敲,就悄悄开了门。
进去后,客厅没人灯亮着,卧室灯也亮着。静静走过去,看到了……不该看的……」

  她的瞎话编的张口就来,看来事前没少动脑子。

  说到这里,岚姐停住了。夏美洁的脸早就羞得通红,她难为情地看着岚姐,
想说点什么却每每欲言又止,她没想到岚姐阴差阳错这么快就知道了,无比懊悔
为什么把备用钥匙留在店里,否则也事不至此。她还没想好如何面对邱鸣筠,不
想岚姐又横插一缸子,她已六神无主,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她结结实
实的被算计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